第538章  第一个想到的是你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一个小时打来回?夏瑾心口抽痛了一下,肯定是来不及的,哪有人祭祀只用一个钟头的?

    何况她已经好多年没去祭奠兰儿了,如果不是俗务缠身,真想去海港住个一段时间,陪伴儿子孤独的灵魂。

    萧兰小时候就特别懂事,虽然少爹没娘的,却样样都优秀,那么小就被炸死了,真让人撕心裂肺

    回想起别墅爆炸的那一刻,夏瑾眼眶湿润了,哽咽说道,“得亏你是他的姨,只给他一个钟头怎么够用?”

    叶落也难受,但她比较理智,人死不能复生,活着的人还得活着,夫人是大忙人,时间很赶的。

    于是委婉的劝道,“夫人,俗话说的好,‘生在阳间有散场,死归地府也何防?人间地府俱相似,只当飘零在异乡’,您就当兰哥儿在异国他乡漂流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又觉得自己欠考虑,毕竟太子爷还在异乡漂流着呢,自己这话明摆是说漂泊在异乡的人和死去没两样。

    她赶紧又加了一句,“漂流在异乡的人,经过努力还可以见面——”

    见夏瑾红着眼睛看过来,叶落又觉得自己说错话了,万一夫人理解为自己让她努力去地府见萧兰怎么办呢?

    两个帅儿子都不在身边,夫人的命也真够还不如她一个不结婚的。

    气氛尴尬了一会,夏瑾幽幽的说道,“我有时候在想,如果房子爆炸之前,孩子出去玩了,或者被人贩子带走了该有多好,只要他活着,在哪里都行。但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,死去的孩子,只能埋在心底了,可是活着的”

    叶落知道夫人想念萧圣,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百善孝为先,按理太子爷不该一声不吭的就藏起来,而应该以父母家人为重。但这种话她不能说出口,不然就是挑拨离间。

    叶落调整好情绪,在行程表上标注了一下,“夫人,那咱就在海港住一晚吧,乘第二天凌晨四点的船返程,回来也不耽误中元节祭祖。”

    夏瑾点点头,祭祖肯定不能缺席,不然萧君如又要骂了。这个老姐姐自己啥事不做,就知道挑三拣四。

    往年即便萧君如在国外不回来,也要通过视频云祭祖。

    萧家的管家精通祭祖的程序,向来做得滴水不露,但萧君如还是能挑出毛病,总之没有一年不骂弟媳妇的

    反正这个姐姐对夏瑾是一百个不顺心,把聂芫和萧君生凑在一起,就是为了恶心她。

    以前夏瑾从来不反抗,由着她骂,由着她作。今年有了孙子,底气足了很多,想反抗了,谁知大姑姐摇身一变成了婆婆,又高了一辈。

    实在玩不过姓萧的这一家子,自己还是认栽吧!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定了,住一晚。”夏瑾站起来,揉了一下酸痛的手臂,“夜里烧纸方便些,白天会吓着人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是,夫人。我给您放水泡个美容澡吧?”叶落见夏瑾异常疲惫,体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也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叶落又清点了一下随行物品,有一套香喷喷的汉堡包炸鸡套餐,一些金箔银箔冥钞,一些纸玩具和生活用品,还有一个纸扎的小家碧玉,名叫小药。

    夫人觉得萧兰该成个家了,配冥婚不太可能,就寻思着给烧个纸姑娘过去,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夏瑾简单的冲了澡,就在办公室里的休息室睡下,不回萧府了,反正也没人管她回不回去。

    自从有了王居夫妇的压迫,她和丈夫有了更多的话题,渐渐培养出牢不可破的革命感情来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萧君生白天会打个电话过来,关心她几句,一到晚上基本就不发声了。一方面大姑姐不允许,另一方面晚上应酬多,尤其最近又为海芮上大学的事情奔波。

    虽说萧家有钱有地位,但中州大学是全国行政级别最高的大学之一,拒绝一切暗箱操作。何况海芮差得不是一分两分,简直弱智级别的,又无特长,破格录取的可能性渺茫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萧君生还是完成了任务,把海芮弄了进去,过程有多复杂曲折就不说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为了儿媳和小孙子,就是把他拉出去枪毙,他都不愿接这活。

    聂芫也在中州大学读书了,不过她没花钱。作为画家萧君如的嫡传弟子,她的绘画水平已经超过专业老师,学校巴不得她去读书。

    起初她不愿去,只想在家里服侍舅舅。但萧君生勒令她必须去,希望她能在学校遇到优秀学子,这个烫手山芋就能甩掉了。

    萧君生真不是好色之徒,哪怕年轻的时候,他也不耽于女色,娶夏瑾是为了完成任务,如今人到中年,更不想在哄女人上浪费时间和精力。

    所以,每天有个十八岁的外甥女勾勾连连的,都快给他弄疯了。

    尤其不省心的姐姐隔三差五的就把他灌醉,然后让聂芫睡他身旁,想生米煮成熟饭,给他做小。

    好在萧君生精明,每次都是装醉,不然还真晚节不保了

    夜,渐浓。

    咣!咣!咣!午夜十二点到了,一阵雄浑神秘的钟声传到千家万户。

    中州城外有座非常著名的庙宇,叫感应庙。每天零点,和尚就会敲响大钟,敲九九八十一下,代表旧的一天结束,新的轮回开始,从未中断过。

    熟悉的人会觉得这钟声亲切,但对于余浅薰来说就是活受罪。

    因为五年前的海难事故就是在午夜十二点发生的,这个钟声无疑是在提醒她那段痛苦的噩梦,让她不得安生。

    当遥远的钟声密密匝匝的传到耳边,小薰蓦地睁开眼睛,一脸生无可恋看着天花板,耐心的等待着钟声的结束,然后继续睡。

    突然,一阵阴风吹了过来,浮动她脸上的汗毛。

    小薰头皮一紧,隐隐觉得哪里不对。她慢慢的转过头去,看到了黑魆魆的走廊,好像还有什么东西在摇曳。

    一眼能看到走廊,说明她卧室的房门是敞开的!

    余浅薰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,差点从床上跳起来——她睡觉的时候,明明把门锁上了!

    双胞胎住学校了,周末才回来;妹妹萧无心不知跑哪里去了,只是每天发短信来报平安。

    所以偌大的别墅就住了她一个人,深更二半夜的,谁会打开她的房门?

    一定是别墅进人了,私闯民宅,肯定不是好人!小薰艰难的吞了下口水,不动声色的把手伸过去,从枕头下面摸出一把菜刀。

    嘿嘿嘿嘿嘿

    门外的黑暗中,一阵不怀好意的窃笑声在空气中传播,阴森笼罩。

    “谁?”小薰吓得瞪大眼眸,跳下床打开所有的灯,举着菜刀走过去,她颤抖的身影印在墙上,诡异的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谁、谁在那里?”小薰又问了一遍,额头上的虚汗滑进了眼珠里,腌得很痛,但不敢眨眼。

    没人回答她,只有风絮叨着吹过。

    小薰害怕极了,咚咚的心跳声被无限放大,震耳欲聋如果这个时候,有个男人就好了。

    宫炫默?在最恐慌的时刻,她第一个想到了他
阅读为你抹去一世尘埃最新章节,就上看书神站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