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6章  残忍的剥开真相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萧圣也不知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。

    是这一个月来精神和身体上的折磨?还是言小念对他恨之入骨的仇视,阴阳怪气的谩骂?或者是儿子迅速融入环境,小嘴里发出的快乐童真的笑声刺痛了他?

    其实他早就知道,像言小念这般爱憎分明的女子,一定会恨死他的,可是

    可是当听到她仇恨的话语,听到她不让言大发认他这个爸,他还是难受了。

    难受得他心脏一阵蜷缩,五脏六腑都好像被魔鬼的利爪狠狠撕扯着,痛得支离破碎,肉沫四溅

    他并不怪言小念。

    因为当初他和安晓棠在一起的时候,也是这样对待言小念的。

    言小念已经算厚道了,没有和余冲在一起秀恩爱,不然他活不出五步

    萧圣依依不舍的看了那二层小楼最后一眼,狠心推翻了之前的打算,拖着沉重的双脚,一步步的往村外走去。

    像一只被族群抛弃的狼王,昔日的荣耀,敌不过今日的黯然退场。

    繁花似锦的小院里,言小念和父亲对面而坐。

    言志国正在劝慰女儿,言小念垂着眼皮盯着石桌上的早饭,抿着嘴唇一直不吭声,脸色不太好看。

    “他是被海棠催眠了才做出那种事情,身不由己!当然,他心里对安晓棠是有好感的,不然也不会被钻了空子。”

    言志国语气温和而理智,不时拿自己举例子,“爸爸也有初恋的,我到现在也忘不了自己的初恋女友,如果她出现在我的面前,我可能也会动心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初恋不在男人心里作一回妖呢?死灰复燃之后,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的。现在萧圣还认为安晓棠美好吗?恐怕一辈子都不会了吧?”

    “小念,你得听爸爸劝。这世上,谁能保证自己不犯错呢?知错能改,就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言志国本来不喜欢萧圣的,认为他仗着有钱就胡作非为,但相处下来才发现,萧圣这个人全身都是闪光点,堪称完美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年轻、英俊、多金,出生又高贵的成功人士,想要多少女人没有?

    但他血气方刚的年龄,也就两个——言小念和安晓棠。

    冒牌货言雨柔是不算的!

    言志国不会因为言雨柔是亲生女儿,就歪理。

    “爸,你先吃早饭吧。”言小念把早餐推到父亲面前,一脸不近人情的说,“吃好饭,让余大夫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啊!女儿这是撵人的节奏!言志国心脏一抖,眉宇间一片涩然。

    他有心把来龙去脉都说出来,但余大夫交代了,不能让她情绪千变万化,怕影响肚子里的宝宝。

    所以秦仁凤的事、言大发的真正出身、萧圣的自杀,以及言雨柔的发疯还有很多,这些事他都憋在心里。

    言志国寻思着,等言小念重新接受了萧圣,让萧圣和她说,这样好接受一些。

    但是,不上点干货,光这样用毒鸡汤劝说,显得太苍白无力了,小念根本不听。

    言志国脑子快混乱了,吸了吸鼻子,厚脸皮的说,“小念,爸爸等几天再走,我不放心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着呢!生活能自理,大发也能陪伴我。”言外之意就是用不着父亲!

    父亲总帮着萧圣说话,这让言小念非常恼火!

    亲人之间好不容易见面了,干嘛总提那个倒胃口的人?要不是父亲一向淡泊明志,言小念都怀疑他是不是拿了萧圣的臭钱,来这里当说客的。

    言小念剥了个水煮蛋,递给父亲,“您快吃吧,吃好就走!”

    “我吃不下。”

    言志国不敢违抗女儿,站起来,从自己的老式黑提包里掏出几根熊猫棒棒糖,“这些是大发喜欢的。小念,那爸爸走了,等你肚子再大一些,我让你秀晶阿姨来照顾你。还有一件事得给你知道,我和你秀晶阿姨已经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言小念阴沉着脸,坐着没动,也没恭喜父亲。

    看来真对萧圣反感到极致了。

    “小念,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。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,爸爸也没法活了。”言志国说完,忍着痛楚,落寞离开。

    心里放不下女儿,但又没能力带女儿走,能怎么办呢?

    言志国难受得跟刀割似的,原本高大的背影此刻有些微驼,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一幕让她想起了四年前,言小念心里一刺,突然舍不得爸爸了。

    四年前,她在医院被黄芳打了之后,就没再回家,也没和父亲打招呼。父亲到处找她,找得心焦,后来绝望了,一有认尸的公告,他就跑过去看,那心情有多痛苦就别提了。

    直到她出国了,父亲才通过一个当警官的同学,查到了她的下落

    往事不堪回首,可历史又重演了,白发苍苍的父亲又到处找她,还遭到她的驱赶,于心何忍啊!

    “爸爸!”言小念追过去,一把拉住父亲的包包,眼泪簌簌的滑落,哭得都噎住了,“爸,你别走,我很想你!”

    “你别哭,别哭爸爸不走。”言志国心里一阵阵发酸,抬起袖子擦了擦眼睛。

    他一辈子都是为别人活着的,一点都没留给自己,妻子女儿说啥就是啥,他都照办。

    “爸,我刚说的是气话。”言小念内疚的看着父亲,“我只是不想提萧圣,你是没看到他曾经对我多么无情!那时候我已经怀孕了,他还是把我抛弃了。所以他休想要孩子,我把肚里的孩子给欧烈了,报答欧烈的救命之恩!”

    “小念——”言志国叹了口气,愁苦又揪心的看向女儿,“这事不能全怪萧圣,其实怪爸爸!如果不是怕折你的寿数,爸爸都想跪下来给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怎么这样说?”言小念不解的皱起秀眉,“萧圣和我分手,又不是你指使的。”

    言志国调整了一下情绪,决定不再遵守余大夫的命令,“小念,你姐姐雨柔疯了,得了精神病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言小念虽然不喜欢姐姐,但到底吃过一锅饭,听到这话震惊不已,瞪大眼睛问,“为什么疯了?她不像是脆弱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言雨柔素来人丑心黑,和黄芳一个德行,脸皮比城墙拐角还厚。

    言小念深信,这种人把全世界逼疯,自己都不会疯的。

    “唉!”言志国眼里划过一道很深的痛苦,“她是被萧圣吓疯的。”

    “萧圣?”晕死,这地球离开萧圣不能转?什么坏事都不离不开他!

    “这种男人真够恶心的,为什么去吓一个女人?”言小念嫉恶如仇的问道。
阅读为你抹去一世尘埃最新章节,就上看书神站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