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0章  实力抢娃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“在等我么?”

    夜漆黑,风儿吹过树梢发出沙沙的响声。其间一个干净好听的男音传到耳边,让人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萧圣没有抬头,给篝火加了点柴,深沉的不像人类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从小帅到大的资深美男,光听这声音,他就知道对方的颜值有多高。

    昨晚匆匆的一个照面,彼此并没说话,但对方夺路而逃时,那飘逸潇洒的身姿却深深烙在他的心里竟然让素来冷傲的他,产生一点点尊敬。

    这种敬意,萧圣从未对任何人产生过

    余冲也不介意他的态度,牵着马走过来,把缰绳拴在旁边的小树上,然后在萧圣对面坐了下来,直直地看向他的脸

    这是一张贵公子独有的优雅面孔。五官深刻,棱角分明,浓黑的短发后梳,露出光洁漂亮的额头,黑色的衬衫低调奢华,月光浅浅的洒下来,给他镀上一层高不可攀的光辉,男人味十足。

    和言小念的柔美倒是登对的,只是人品有点渣——既然还喜欢着初恋,就不要对别的女人产生感情。

    “想要从我这里带走什么,就要留下一些什么。”利剑出鞘,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留下钱。”

    “不缺。”

    这厮果然不是一般人。萧圣抬眸,平静的看向余冲,本想给他个厉害看看,可是——

    居然在他刀裁般的眉毛上,发现了与自己的相似之处。

    一丝丝奇怪的感觉漫上心头,萧圣勾唇,寒星般的眸子里闪过一道揶揄,“任何人在我面前,都是缺钱的。”

    他可以把全部身家拿出来,换言小念母子。

    “喝一口。”余冲扔一个古香古色的小酒坛给萧圣,自己手里也拿了一个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是懂规矩的人,各自喝了几大口,然后交换酒坛。

    皎洁的月光下,一黑一白,一帅一美的两个陌生人面对而坐,心里都觉得对方熟悉。

    只是绝对想不到,他们小的时候,准确的说作为受精卵胚胎的时候,在同一间“房子”居住过。

    “外公,你有没有发现他们两个长得很像哎。”不远处,一大一小的两个脑袋从岩石后面探出来,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这祖孙俩昨夜就发现萧圣有异动,所以今夜装睡,伺机观察,果不其然,他背着他们俩约会。

    “是很像。”言志国认同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他们自己没发现吗?”小萌宝眨眨眼,觉得他俩该来个滴血认亲。

    “肯定发现了,只是没说出口而已。男人嘛,要深沉内敛,如果像女人一样议论长相,是件很丢脸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言大发点点头,“他们会不会是兄弟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!你的奶奶萧夫人是个冰清玉洁的大家闺秀,你爷爷一辈子零绯闻,哪来的私生子?”

    就算有私生子,那也是贵公子,不可能养在这山窝窝里的。

    言大发转了转乌溜溜的小眼珠,神秘的看向外公,“直觉告诉我,那位帅叔叔一定知道我妈咪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小孩子都很有灵性的,几天前言大发觉得自己很快就可以见到母亲了,这种感觉一天比一天甚,在这两夜达到了巅峰,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。”言志国好像看到了光明的使者一般,直直的盯着余冲,对他充满期待。

    猛不丁的“言小念很好,在我那里”几个字从余冲嘴里说出来后,爷孙俩顿时喜极而泣,兴奋的抱在一起,完全忘了自己是在偷听。

    “砰——”一个土疙瘩飞了过来,砸在岩石上摔得粉碎。

    祖孙俩笑容一僵,立刻分开,噗通一声倒在防潮气垫上,闭上眼睛装睡,两颗心都扑通扑通的跳,吓坏了。

    如果这三个人是一个军队的话,萧圣无疑是将军,言志国是先锋,而言大发只是个糖衣炮弹。

    所以,肯定要怕将军的哦!

    久久的安静之后,言志国对外孙耳语,“发儿,我跟你说,这次是你爹地做错了,你妈咪不一定能原谅他,我们得帮你爹地,他不是坏人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的。”言大发丢给外公一个默契的眼神,“我不为自己,还不得为未来的妹妹着想吗?怎么忍心她一生下来就没有爸爸,和我小时候受一样的苦?”

    “好,有大哥风范!”言志国心酸又感动,高兴地捏了捏小萌宝的嫩脸,“我外孙这智商简直逆天了,你这点挺像外公的,嘿嘿”

    “我外公最聪明,心地又善良,我永远爱外公。”言大发嘟起小嘴,在言志国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柔软湿润的小触感,瞬间甜炸了言志国的心,他抹了一下眼角,几乎落泪了。

    只要自己聪明可爱的小孙孙能一家团圆,有爹有娘,牺牲他的生命都值了。

    言大发也红了眼眶,抬起小胳膊,安慰似的拍了拍外公的后背,动情的说,“好外公,谢谢你支持我爹地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支持,咱们这一路上同甘共苦,怎么也得产生点革命感情出来。”言志国幽默的解释。

    革命感情,是世间最美好的情谊之一。

    言大发很喜欢,“外公,我们每年都出来野营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睡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家伙突然困得睁不开眼,翻了两个白眼,香甜的睡了过去,英俊的小脸上扬着一丝满意的弧度。

    言志国帮小孙孙盖好薄毯,又偷偷的支起耳朵听——

    “抱歉,我萧家的子嗣,不可能跟别人姓,也不会交给任何人抚养。”

    不知余冲说了什么,萧圣冷冷的看了他一眼,毫不留情的否决了他的提议。

    想当初,他还不知言大发是自己的血脉时,就给改姓萧,独占欲如此之强,怎么可能把自己的亲骨肉过继给别人抚养?

    余冲没立刻说话,一脸淡然的回望萧圣,安静了半晌,他帅气的站起身,“那我也抱歉,再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,牵了马走人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萧圣亦站起来,“我们可以谈谈别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余冲顿住脚步,但没有转身,语气决绝的说,“我只要孩子,或者言小念和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言志国倒吸了一口冷气,惊得血压一下子升高,耳朵也失聪了,半天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啊?为什么拆散别人的骨肉家庭?自己想要孩子,就娶个媳妇生呗!

    别说萧圣不能答应,他也不能答应,真是的!

    言志国想要去和那个人理论,身子起到一半,又重新躺了回去。

    人多乱,龙多旱。这事还是让萧圣自个解决的好,相信他可以把握好言小念和孩子之间的平衡
阅读为你抹去一世尘埃最新章节,就上看书神站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