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7章  娶媳妇随婆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言小念每次看到萧圣吃瘪的表情,就特别想笑。

    那么冷峻矜贵的一个人,明明生气了,可为了保持风度,脸上还跟没事人一样,想象着他咬牙切齿的内心世界,实在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萧圣手背擦着嘴唇,深邃的黑眸盯着笑得花枝乱颤的女人,微微蹙眉:媳妇是不是虎啊,自己的老公被人亲了,还开心得起来?

    反正言小念要是被人亲了,他会非常吃醋的。

    一分钟后言小念还在笑,眼泪都笑出来了,轮廓很美的明眸里好像盛满一汪水,娇媚可人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笑得很美,灿如阳光,明如皓月,他早就打断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男人被碰了,你吃亏了,知道不?”萧圣绷着俊脸问,磁性的嗓音透着一丝冷意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言小念本来想收住笑,但被他这样一说,又笑了起来,“怎么就吃亏了啊?”

    楚昱晞是男人,他们上厕所的时候,还互相看到命根子呢,这些醋她吃得过来吗?

    “娶媳妇随婆婆,你怎么跟你婆婆一个样?”萧圣倏地站起来,眯起黑眸严肃的看着妻子,“言小念,根据你现在的表现,你的智商也就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知道他没好话,言小念不满的打断他,菱形的嘴唇嘟起丰润甜美的弧度,“我的智商处于幼儿园水平,是吗?”

    “你也太抬举自个了。”萧圣又坐下来,翘起二郎腿,坏坏的盯着她,“最多胎教刚毕业。”

    胎教?

    言小念蒙了半晌才领悟了老公的意思,笑里藏刀,反唇相讥,“你不说我和婆婆一样吗?”那不是连自己的老妈一起骂了?

    “对,我不能说我妈,还不能说你?”

    “你才是胚胎、受精卵的水平,你是没进化的单细胞生物!”言小念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,返回到洗漱间继续梳头。

    萧圣忍不住,很有魅力地笑起来,洁白干净的牙齿闪着迷人的光泽。笑着笑着,突然觉得空气里安静的不正常,余光一扫,发现言大发站在门口奇怪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萧圣立刻敛去笑容,恢复一本正经的慈父样子,坐姿笔挺,“儿子去洗手,准备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言大发把高冷爹地的笑颜都看完了,真心的评价道,“爹地,你笑起来很帅很暖,比严肃的时候还英俊。”

    想骗老子笑,没那么容易。萧圣向后靠在沙发上,淡淡地看向小萌宝,“手里拿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给爹地的礼物。”言大发把藏在背后的左手伸出来,递一枝鲜艳的黄玫瑰给萧圣,“祝最爱的爹地,永远帅气迷人。”

    萧圣把花凑在高挺的鼻子下面闻闻香味,心里舒坦极了,满意地揉了揉儿子的脑袋,“很香,谢谢帅儿子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生收过太多贵重的礼物,从来不屑一顾,可继子的一朵花,竟让他心里划过一道热热的暖流。

    言大发被夸得脸通红,腼腆的笑笑,“爹地,我妈咪呢?”

    “在洗手间梳头呢!”萧圣把玫瑰插在一个水杯里,忍不住向儿子吐槽,“也不知她那小光头有什么好梳的,捣鼓个没完。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不是要带她去见我奶奶吗,她怕给你丢脸,所以精心打扮自己。”言大发替母亲说了句话,然后像小鸟一样跑进了洗漱间,背后藏着一只红玫瑰。他倒是不偏心,父母都有。

    言小念果然还在梳发型,刚才夏管家送衣服和贵重的首饰过来,她正琢磨着该往哪戴,透过镜子见儿子把小脑袋伸了进来,顿时一喜,“儿子!”

    “妈咪,早~”小萌宝见母亲看过来,温柔的笑笑,像个小绅士。

    “早,儿子。”

    五月的天气还是蛮热的,小家伙淌了一脑门的汗珠,言小念心疼不已,拿毛巾给他擦汗,然后把他抱起来,狠狠亲了两口。

    “昨夜睡得好吗宝贝?”

    “睡得很好。”小萌宝把红玫瑰拿出来,乌亮的小眼神充满爱意,“妈咪,这是我刚在花园摘的鲜玫瑰,还顶着露珠呢!鲜花赠美人。”

    “送我哒?”言小念心里一阵发暖,儿子从小就特别贴心,又很浪漫,“谢谢宝贝,这花真漂亮,我儿子摘的花就是美。”

    “花再漂亮,也没妈咪漂亮。”小家伙嘴很甜,说着还把湿润的小薄唇在母亲脸上亲了又亲,“小念,我永远爱你,永远做你的依靠,等我长大了,就算娶了媳妇也不忘娘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发哥。”言小念好感动得眼里划过一抹热流,一想到母子分别了那么久,差点又抱头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一道高大的阴影突然覆了过来,母子两一起转过头,同样漂亮的大眼睛泪汪汪的看向来人……

    萧圣双臂环胸倚在门上,眼神奇怪的凝着这对母子。这娘俩眼泪说来就来,真是戏精附体,不过他喜欢,此后余生有她们相伴,想必其乐无穷。

    两枝漂亮的玫瑰插在瓶子里,放在餐桌中间,把氛围点缀得很有情调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首次坐在一起吃早餐,非常温馨。食物香喷喷,娘俩都发出清脆好听的咀嚼音,听得萧圣心里特别满足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吃蒜泥了?”见小念只蘸醋,萧圣状似无意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怕熏着你。”言小念嘴里都是食物,腮帮子鼓鼓的像只仓鼠,说话也是含混的。

    萧圣只觉得可爱,淡淡一笑,低头继续吃饭。

    “老公,下次别放蒜泥了,我戒了。”言小念咽下食物,又补充了一句。萧圣为她放弃芥末,她当然也能为他不吃最爱的蒜泥,夫妻过日子,不就是要互相体谅吗?

    “你想吃就吃,不要刻意回避。”萧圣心里一动,无限深情的看向妻子,他能接受她的一切,包括大蒜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言小念莫名的红了脸颊,一道暖流淌进了心里,流向四肢百骸,两人的目光一时胶缠着分不开,互相看了很久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言大发忍不住清了两声嗓子,把父母的意识唤醒,然后蹙眉看向父亲,“爹地,你和我姨的事情解决了吗?”

    言小念愣了一下才看向儿子,“你说言雨柔啊?”

    “嗯,好像是叫这名,就是爹地的前女友,她自称是你的姐姐,所以我称她为姨,可以吗妈咪?”言大发很绅士的征求母亲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是要喊姨的。”言小念为儿子的知理感到欣慰,“因为她也是你外公亲生的,和妈咪有血缘关系。如果妈咪再给你生个妹妹,也是这样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疼爱我妹妹的!真不知我姨为什么不疼你?”小家伙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“可能……是因为我们不是一个母亲的。”小念有些尴尬的解释。

    她又不能告诉儿子,自己其实是小三生的。因为这个不光彩的出身,黄芳母子才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,而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远离她们。

    如今嫁给萧圣,得偿所愿,她会用生命守护自己的家庭,爱自己的丈夫……
阅读为你抹去一世尘埃最新章节,就上看书神站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