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0章  你在我心里什么都不是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经过一番痛苦的思考、犹豫和徘徊,言小念最终还是决定远离萧圣,回到属于自己的圈子,回到儿子、许坚、还有邬珍珠的身边。

    帮她做决定的,除了儿子,除了许坚四年的倾心照顾,还有好友邬珍珠不堪的童年经历。

    邬珍珠的妈是个爱情至上的女人,以自己的老公为天,不管老公做什么,都无条件的支持,就连老公醉酒回来揍她们母女一顿,都夸“有男人味”;

    老公明明不是做生意的料,一说要做生意,她就立刻卖了房,到处借钱、借高利贷支持老公做生意,这些钱打水漂之后,她依然夸老公是“最棒的”;

    直到她那不靠谱的老公带别的女人跑路了,把债都撇给她,她仍然觉得自己的老公是“最好的男人”;

    后来老公要把邬珍珠抵给债主做女儿,她欢呼“老公英明”,当天就把女儿送走了……

    邬珍珠经常给言小念洗脑,“我这辈子不是被老爸坑了,而是被老妈坑死了。小念,你既然决定生下言大发,这一辈无论什么决策都要站在儿子的立场,不要为了男人,让言大发像我一样留下童年的阴影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,哪怕言小念对萧圣产生了那么一点感情,也会及时扼死在萌芽状态。何况萧圣对她也不咋滴,他要是真对她好,就应该让她母子团聚。

    一想到昨夜看的那个视频,萧圣居然蒙蔽自己年幼的儿子,言小念的恨意就烟腾腾的起来了,恨不得咬他几口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讲,即便儿子真得喜欢萧圣,她也会站许坚这边。萧圣和许坚没得比,至少许坚没打过她,也没一只脚插两只船。当然,萧圣和邬珍珠也没得比,他在她心中的分量甚至不如红玉和夏管家……

    总之,萧圣于她,是最无关紧要的一个。天平的两端,孰轻孰重她分的很清。

    言小念在庭院里徘徊,思考着逃跑的办法,令她惊喜的是,五点钟左右,那个送货小哥果然来了,实在是天意使然。

    言小念开心之余,又有点怨夏管家,要不是他盯得紧,自己就能躲进车厢里溜之大吉了。

    小哥卸好货后,这才慎重的拿出十盒郁美净,恭敬的递给言小念,“言小姐,这个就送给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,必须给您钱。”言小念谢绝了他的好意,微笑着说,“应该是20元钱吧,当然辛苦费也要给您一些的。”

    “您实在太客气了,不需要辛苦费。”小伙子哪知道言小念醉翁之意不在酒,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,“这东西是我在批发店拿的,一共才15元,真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……”言小念一定要给,但自己又身无分文,只好向夏管家借钱,好尴尬。

    夏管家这次总算比较慷慨,掏了张百元大钞给她。言小念把钱塞给小伙,顺便把手里的信也塞了过去,还用眼神示意了一下,让他别声张。

    小伙子发现手里有异样,脸色立刻就变了。

    言小念紧张得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后背也迅速沁出一层细汗,她在赌,赌小伙子不会出卖自己。

    果然,小伙子迟疑了几秒,不自然的笑了笑,“抱歉,我身上没带零钱,没法找您钱。”

    言小念急忙接话,“那就下次找好了,而且我还想买别的小物件,到时少不了麻烦小哥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吩咐您尽管说,我先走了。”小伙低头告辞。

    见他那么上道,言小念的心落回到实处,腾起了某种希望,期待他能顺利把许坚的回信带来。

    “言小姐,其实您不需付钱的,这里所有人的消费,都是少爷买单。”回去的路上,夏管家提醒她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他的人,而我和他没关系,所以不要他买单。”言小念垂着睫毛,轻描淡写的应道。

    夏管家只当她还在吃醋,开玩笑的说,“言小姐,您撇的清吗?您在这里生活,不仅要吃饭,睡觉,穿衣,还有用水用电这些资源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囚禁了我,我才会消费这些资源!”

    言小念突然提高音量,看向管家的眼睛,不卑不亢的说,“善恶有报,天道轮回,早晚一天他会得到清算!我不会花他一分钱,至于在这里的消费,您可以开个单子出来,等我获得自由,会把钱还给您。”

    见她态度那么强硬,夏管家的心里蓦地腾起一丝不详的预感,言小念不仅仅是吃醋那么简单了,这是要和少爷彻底掰了的节奏?

    “言小姐,难道你就不想做这里的女主人吗?”夏管家慎重的问,紧接着略微歉意的解释,“对不起,我只是提醒您,我家少爷无论家世容貌,还是事业能力都是无可比拟的,女人想要的一切,比如金钱名誉,权势地位,他都能给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想。”言小念打断他,摇了摇手里的郁美净,“您觉得他有没有钱,有多少钱,是否会影响到我用郁美净?”

    “言小姐,您……”夏管家居然被说得哑口无言,言小念的脾气真是……不知是说她淡泊宁静好,还是说她傻兮兮好。

    看看人家言雨柔多给少爷面子,钱可劲的花,人拼命往少爷床上爬,多励志,这才是正常女人该有的反应!

    “在我眼里,你家优秀的少爷什么都不是,和阿猫阿狗没有区别。”言小念的语气格外冰冷。

    夏管家陡然打了个寒战,之前明明感觉言小念对少爷动心了,难道是他的错觉吗?

    “相处了这么久,难道少爷就没感动到您?”

    “换作是您,会被一个把自己扔进鳄鱼池,囚禁起来以致骨肉分离的人感动?”

    “可那只是一方面,您要换个角度——”夏管家突然打住话头,微微蹙眉,有些事情不适合现在说,算了。

    而且言小念也不想听,匆匆走了过去。她现在一颗心都放在那封信上,不知许坚能不能收到,也不知他的回信自己能不能拿到,如果事情败露了,该怎么办?

    夏管家凝视着言小念的背影,突然联想到厢货车的司机,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,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对劲,正要深思,这时一个佣人匆匆走过来把他喊走了,夏管家就忘了这一茬。

    送货小哥出了萧府没多远,就在一个没摄像头的僻静之处,被人截停了……
阅读为你抹去一世尘埃最新章节,就上看书神站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