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章 折磨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苏妙婧一副撂挑子不干的模样,“好了,既然你回来了,我就不管了,你看着办吧!”

    听着王妃一副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的样子,明白王妃是不想再管他们的死活了。

    沈云澈绝情的声音,启口,“来人啊!将府中女的全部发配到军营,男的全部重打五十大板,发配到牢城营为奴。除王妃的贴身丫环和侍卫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众人一听,全是生无可恋的表情,特别是那些女人,发配到军营,那不是让她们做军妓,比杀了她们更让她们恐怖。

    至于发配到牢城营,那个地方简直比普通的天牢恐怖了不止一倍。因为那个地方都是关押罪大恶极之辈的,那些人每天都要干苦力。每天都要起早贪黑的采石矿,传言进了那个地方,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出来。

    苏妙婧看着众人畏惧的目光,一副惨死的样子,心中惊奇。

    她知道把女人发配到军营,绝不是好事,那发配到牢城营的人,为何也一副必死无疑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带着疑色问,“玄竹,牢城营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玄竹带着丝丝忧恐,越王殿下果真够狠,牢城营那种地方,让人待上一天,就会被人逼疯,被石头砸死,或者被人活活打死总之,那个地方每天都会死很多人。

    他忧惧的回答,“回王妃,牢城营关押的都是罪大恶极之辈,凡是进了那里的人,没有一个有好下场,不是被人活活打死,就是被人逼死,或者哪天运气不好,头上落了一块石头下来,被石头砸死。”

    苏妙婧听到这话,感觉真的很残忍,虽然她很生气,他们不听自己的命令,不过她还没有狠心到让他们全部去死的地步。

    苏妙婧望着沈云澈,“沈云澈,虽然我很生气,他们一个二个都不听我的话,可是这也不怪他们,你就放过他们吧!小惩大诫一下即可!”

    她接着说,“我想要惩罚的是齐绾,还有铃儿,至于其他人,他们没有错,小惩一下就好,男的重打二十大板,女的扇十个嘴巴子,就算给自己出气了。”

    沈云澈明摆着要给苏妙婧出气,所以才会对他们那么狠。

    苏妙婧望着齐绾,“齐绾,你说说,我该怎么折磨你,才能消我心头之恨?”

    齐绾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,望着沈云澈,“殿下,妾身没有害过王妃肚中的孩子,殿下,妾身是冤枉的,妾身就算胆子再大,也不敢害殿下你的孩子,王妃在说谎。”

    苏妙婧听完之后,气急败坏,不顾站了起来,跑到了她的身边,狠狠地扇了她两巴掌,“齐绾,你还有脸说我冤枉你。

    当初你嫁进王府的时候,我就说过,你若是安安分分,不打扰我的生活,我让你待在王府,否则我让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沈云澈看着苏妙婧浑身散发着逼人的杀意,他知道婧儿是真的怒了,而且是暴怒。

    苏妙婧狠狠地掐着她的脖子,语气冰冷,“当初你的姐姐伙同太子妃害我孩子,我放过了你们的家人,现在你还想害我和孩子。

    你下的藏红花毒,若是怀孕的人吃了,不仅肚中的孩子没了,她以后都不能再有身孕,你真够狠的。”

    沈云澈听到她说的话,顿时满脸惊怒,他一掌劈在了景翼的身上,“景翼,你办事不利,差点害了本王的孩子,还有王妃,该死!”

    景翼被那掌风劈的甩出一米远,撞到了墙上,那墙瞬时倒塌。 景翼则一口血吐了出来,忍着身体肝胆俱裂的疼痛,口中却请罪道,“殿,殿下,属下,属下有罪!”他说着,撑起那如残败的枝叶的身子,跪下请罪。

    沈云澈心中在想,幸好婧儿发现的及时,不然他的孩子,还有她都会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苏妙婧看到沈云澈如此暴怒,如此行径,他还想给景翼一掌,她立马松开了齐绾,跑到了景翼的身边,挡在了他的面前,“沈云澈,你疯了,你若是再一掌下去,他铁定死了。住手,此事跟他又没有关系,你若是再打他,就先打我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再怒,也不能把你这么忠心耿耿的手下打成这样,当初的确是他负责自己的药膳,可是他又不懂医术,让人专了空子,很正常。

    若是他有错,那他也有错,是他下令让景翼给自己煎药的,他厉害,他有本事未卜先知,让那些害自己的人害不到我啊!

    跪在地上的景翼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,声音坚决,“王妃,这次的事的确怪属下,王妃让开吧!”

    苏妙婧听到这话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朝他翻了一个白眼,气急反笑,“你是不是傻?你就这么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吗?让他杀你。”

    她转身,朝他气冲冲的说,“他的命是命,难道你的命就不是命吗?这次的事本来就不是你的错。

    硬要说你错了,我看他也有错,他有本事未卜先知啊!不就没有人伤害的了我了。”

    景翼准备开口说什么?苏妙婧气的吼了一句,“你,先闭嘴!”

    景翼被这一吼,吓得真的不敢说了。

    沈云澈听着婧儿的歪理,竟然无话可说,不能反驳,因为的确是他叫景翼去煎药的,自己的确也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。这丫头,要想保他,也不要把我说的一无是处吗?

    苏妙婧望着沈云澈,语气坚决地说,“放了他,沈云澈,他可是你最得力,最忠心的手下,难道你就没有一丁点儿在乎他的命吗?

    我早就说过,每个人的生命都是高贵的,也是无价的,没有谁比谁高人一等,也没有谁比谁低人一等,有得只是生命的长和短罢了!

    你若是不在乎,那我在乎,我只问你一句,放不放?”

    景翼听到王妃说的那句那我在乎的话,心中腹语,王妃,你说那句话,是在救我,还是想害我啊!

    他瞧了一眼自家王爷比刚刚更加怒气滔天的样子,心中惊惧不安。

    他对殿下忠诚,那是自己应尽的本分,可是他也想活,所以听到王妃说的那句,你就这么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吗?他很想说,他在乎,可是自己当初被殿下从战场带回来之后,自己的命就不在是自己的了,而是殿下的,殿下若是想要拿去,一切都由他。

    沈云澈看着如此的婧儿,脸上盛怒,他是真的怕她肚中的孩子因此有什么闪失,加上他是真的有几分不愿杀景翼,只好妥协,“我放,好了,别生气了,对你的身子不好。”

    齐绾见到殿下如此心疼那个女儿人,心中嫉妒的想要杀人,她一脸妒恨的目光盯着苏妙婧。

    苏妙婧指了指那些家仆,“那他们呢?”

    沈云澈走到了她的身边,望了那些人一眼。

    那些下人的脸上通通带着恐惧,身子不停地打颤,一副听人宣判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听沈云澈说了一句,“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此话的众人,一副被大赦的样子,心中松了一点,可是却又听到他的一句,“但是”,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他说到但是,还顿了顿,才说其他的话,“下次若有人再敢不听王妃的命令,本王绝不会轻易放过,犹如此石!”

    院里有一座圆形喷泉,中间有一座石像,一副龙形石像,是上古四大神兽,青龙石像,青龙头望天,呈向上飞的状况,青面獠牙。他的口张得特别大,口中还缓缓流出清澈的水柱,水流进了圆形的水池中。

    只见他一掌劈在那座石像上,石像就像被炸开一样,瞬间爆裂,四散开来,那座石像就这样被击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那些碎了的石渣子,同时溅起了水池中的水。

    有些人被那石渣子打中了,流出了血,有些人被水给溅到了,衣服被染湿了。

    沈云澈则挡在苏妙婧的面前,怕那些东西会伤到她。

    现场一片寂静无声,都被这一幕吓得不敢轻举妄动,有的人直接给吓昏了。

    苏妙婧从他的身后走了出来,见到院子里的石像喷泉,成了一地的碎渣,心中有丝丝惧色,这家伙太恐怖了,太暴力了。幸好他喜欢自己,不然若是自己被他这么对待,估计死的连渣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苏妙婧不想再管其他,今天她的主要目的是整治齐绾这个贱女人。

    苏妙婧命令道,“来人啊!把齐绾的嘴给我堵住。”

    可是谁敢动啊!生怕他家殿下一掌把自己劈死。

    苏妙婧将景翼扶了起来,劝她去休息,顺带治治伤。

    她把自己怀中的治伤良药交给了他,叫一个侍卫,陪他一起回房上药。

    苏妙婧望着沈云澈,“沈云澈,齐绾害我的孩子,我要亲自处罚,你别管。所以你只需要坐在哪里休息就好。”

    这时的管家听到吩咐,命令人将一块白布塞到了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齐绾满脸怒意,愤恨地盯着她,就像要咬死她一样。

    她的贴身丫环,铃儿不停地求饶,“王妃,不是小姐的错,是奴婢,都是奴婢,求王妃放了小姐,真的都是奴婢做的。”

    苏妙婧冷笑,“你觉得我会信。”

    齐绾和铃儿的身子,还有双脚和双手都被捆着。

    苏妙婧拿出装着银针的白色布料,她打开后,轻轻抽出一根,脸上带着趣味的笑容,“今日就让你尝尝我的针灸术,让你知道,我苏妙婧可不是好欺的。”

    苏妙婧将银针刺进了她的肩膀,接着,她又拿了一根针,刺了进去,只不过这次是她的胸口。

    现在才扎了两根,齐绾就已经痛得头上冒出丝丝冷汗。

    苏妙婧满脸好玩的样子,此刻的她,那笑容在别人眼中,却似恶魔一样,令人全身恐怖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王妃将针扎进齐侧妃的身上,她就开始流冷汗,那得多疼啊!这可才扎了两根银针啊!

    苏妙婧一脸笑靥如花,似玉的脸上,带着流光溢彩,“齐绾,很疼是吧!这只是开胃菜,接下来让你见识见识我真正的针灸术。”

    于是她开始将一根一根银针慢慢扎进了她的身上,齐绾痛得身子开始颤栗,脸上冒出了越来越多的冷汗。

    她见苏妙婧继续把那银针往自己身上扎,她恐愕的面色,脸色逐渐苍白,朝她摇头,不要,我错了,不要在扎了,苦苦哀求的模样。

    苏妙婧不觉勾唇冷笑,凉薄的口气,质问她,“现在知道痛了,知道求饶了,可惜晚了。我早就说过,你若是先前就承认错误,我不会让你这么痛苦,可是你非要逼着我下狠手,就休怪我无情。”

    铃儿同样被堵住了嘴,她想求救,可是却说不出任何话。

    苏妙婧冷笑着,“我要让你尝尝生命逐渐消失的恐惧,心中逐渐绝望的滋味,这才是世间最无情的杀人手法。

    我苏妙婧是大夫,不喜欢杀人,可不代表我不会杀人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更加令人可怖惊愕的一幕出现了,只见齐绾的身上发出喀嚓喀嚓的脆响,那是人的骨骼断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一幕让坐着的沈云澈也惊到了,他只知道婧儿的医术很好,针灸之术也很好,可是他不知道她的针灸术可以拿来杀人,而且是这么残忍的方式。

    这时府中的下人全部满脸惶恐,一股油然而生的死亡之气,让他们心中发凉。

    苏妙婧听着她身上传来的喀嚓的脆响,语气更加寒冷,脸上的杀意更加明显,“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,是不是很好听,我在让你感觉感觉自己经脉逆流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齐绾听着她的话,现在就像恶魔在耳边和她对话一样,她已经体会到生不如死了。

    苏妙婧根本就没打算放过她,这时的沈云澈见她满脸折磨人的亢奋,一脸的心疼,走到了她的身边,劝阻道,“婧儿,冷静,一切有我。”

    他从未见过如此狠辣冰冷的婧儿,它知道,婧儿很在乎自己肚中的孩子,任何想要害她孩子的人,她都不会让他好过。只不过他不希望婧儿沾到那些丑陋的东西,那些由自己来做就好,我只希望她能永远快乐、平安、幸福的生活。

    苏妙婧推开了沈云澈,“我说过了,齐绾的事,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苏妙婧转眼,拿出银针,继续往她身上扎,这次是额头,只见齐绾额头的经脉路线慢慢露出,越来越清晰,经脉逐渐暴涨,就像要瞬间爆裂一样。

    齐绾的双眼开始泛红,红的就像要滴血一样,她的口中,慢慢流出了鲜血,鼻子里也开始流下鲜红的血液,一滴一滴,缓缓地滴在地上。

    苏妙婧没有继续插针,因为在扎下去,她得经脉爆裂,七窍流血而死,她还不想她就这么快死了,不然这游戏就不好玩了。

    齐绾痛得想要大喊,可是却被堵住了嘴,一声都喊不出,她痛得抓住了柱子,手指的指甲都被她弄断了。此时的她大汗淋漓,青筋暴起,满脸的血,还一滴一滴地掉在地上,就像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鬼一般。

    这样的齐侧妃,让下人感到恐怖,当他们看到王妃时,眼中的愕然更甚,这样的王妃太可怕了,简直跟他们的王爷一样恐怖。

    苏妙婧冷笑一声,“你不是曾骂我,是一个毒妇吗?我不让你亲眼看看,是不是对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以为我不敢杀你,我只是不想脏了我的手罢了!可是你们齐国公府的人,一再的挑衅我,就休怪我狠毒。

    你说,我让你们整个齐国公府,为你陪葬,如何?”

    这话,吓得齐绾一下子睁大了双眼,一脸的不可思议,就像再问,你想做什么?

    苏妙婧望着她,好笑的回答,“不是说了吗?让整个齐国公府,为你陪葬啊!

    当初我放了齐国公府一马,可是现在我想让你们齐国公府,从此在这世上消失。”

    接着,她看了玄竹一眼,“玄竹。”

    玄竹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于是他跑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苏妙婧双眼含笑,“今日我让你看看,能让你齐国公府彻底毁灭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大家心中极其好奇,是什么东西 能让齐国公府彻底被摧毁,就算是殿下也不能如此肯定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玄竹回来了。

    玄竹将一本账簿交到了苏妙婧的手中,苏妙婧将账簿打开,给齐绾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齐绾看了之后,不可置信的目光,盯着苏妙婧,心中大喊,不,不可能,我齐国公府不可能贪赃枉法。

    苏妙婧将账簿交给了沈云澈,“沈云澈,你看看,这东西是不是足以毁灭整个齐国公府。”

    沈云澈将账簿打开,看了看,全是那些官员贿赂齐国公的往来账目,而且一笔比一笔巨大。

    上次她派玄竹查谋害自己孩子的凶手,无意之间,玄竹跟踪到齐国公,见他打开了书房的密室,拿出了一本厚厚的账簿。

    玄竹当时感觉那东西有可能对自己有用,所以偷了一本出来。

    事后齐国公还派人调查过,他首先想到有可能是自己,可是他又不敢轻举妄动,直到那天真相被揭开,自己没有透露账簿的事,他才没有怀疑自己。

    沈云澈看着账簿记录,越看越生气,越看越愤怒,好啊!他胆子够大的,竟敢贪了这么多。虽然贪赃枉法,在朝中屡见不鲜,可是这是巨额贪赃,他齐国公府就算再大的权力,也死定了。

    苏妙婧望着齐绾,一脸的落井下石,“齐绾,你说说看,这账簿让皇上看到了,你齐国公府该当何罪?”

    苏妙婧狂傲的大笑,笑完之后,她嚣张地说,“你不让我好过,我就让你整个齐国公府不好过,你就等着看你齐国公府的好戏吧!”

    苏妙婧命人绑着齐绾,将她丢进了王府的地牢。至于铃儿,苏妙婧叫人狠狠地鞭打了她二十下,也丢进了地牢。

    她要让她亲眼看到齐国公府覆灭,在这波谲云诡的皇城消失。
阅读悍妃乱天下最新章节,就上看书神站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