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四章:大人物就是他!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——“粉红色的这条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——“嗯,挺好!人一辈子总得戴这么一回的。”

    画面中的她。像个冒着粉色泡泡的少女。暮楚真怀念那个时候的自己。每一个言行举止间,都透着少女情怀,与自己现在的死气沉沉相比。真是迥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楚楚?”

    “楚楚”

    苏祁连叫了暮楚三声。

    “嗯?”暮楚终于回神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这么入神。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暮楚摇摇头。

    半晌,她才终于开口问他:“苏祁。你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我呢?”

    苏祁似乎没料到暮楚会忽然直接这么问自己。他愣了一下,尔后笑笑。“喜欢就是喜欢了,不一定要有理由的。再说了,这样的你。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吗?”

    暮楚苦笑。摇摇头。

    她不喜欢这样的自己。

    “无论怎样,你在我心里,永远都是最美好的!”

    这是苏祁对她的表白吧?

    可是。暮楚的心里却连半点欢喜都没有,有的。只有那说不出道不明的沉重,负荷在她的心里。沉甸甸的,几乎压得她喘不上气来。

    “苏祁。对不起,恐怕我没办法成为你的”

    “楚楚!”

    暮楚的话。还未来得及结束,就被苏祁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他偏头看向暮楚。眉眼间里明明噙着笑意,可暮楚却还是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丝的苦涩和无奈,他道:“先别急着拒绝我,就算要说,也等今天结束了再说,好吗?”

    暮楚承认,这样的苏祁,她心疼了。

    可也仅仅只是心疼而已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道歉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苏祁摸了摸她的后脑勺,“逛街去。”

    很多时候,暮楚也会想,若是她的心里没有那个人的话,其实苏祁还蛮不错的吧?

    只是可惜,这个世上从来没有如果,而她的心里自从住进了楼司沉之后,就再也没有了所谓的将就。

    苏祁与她,到底只能擦肩而过了!

    这一整天的约会,对于暮楚而言,无疑是漫长且煎熬的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因为,这是她六年后的第一次约会,以至于所有的活动都让她感觉到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逛街也好,看电影也罢,就连吃饭她都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尴尬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挨到了晚饭结束,回家。

    苏祁才把车停好,暮楚就推了门下车,飞快的招呼了一声,还不等他下车,她便已经闪身进了大堂里去,消失在了电梯门口。

    苏祁苦笑。

    她避自己还真像躲瘟神一样!

    可即便这样,也完全不能减退自己对她的爱慕之情啊!

    苏祁想,他大概中毒了。

    中了一种,名唤‘暮楚’的罂粟毒。

    明明她是个已婚丧偶的女人,甚至连孩子都已经十多岁了,可是,喜欢了就是喜欢,一点辙都没有!

    暮楚本想偷偷溜进家门的,却不想,陈玉早已在门口守株待兔了。

    门一开,她就被逮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今天的约会感觉好吗?”

    暮楚还在换鞋,陈玉便一脸期待的问她。

    “妈,我真不想让您失望,但是”

    暮楚把脚上的鞋子脱了下来,换上陈玉递给她的拖鞋,一边道:“苏祁真是个好男人,我不想耽误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!言外之意,就是黄了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!”

    暮楚其实也挺郁闷的,她把外套脱下来,放衣架上,“都是我的错,我发现,我根本已经丧失了喜欢一个人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暮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不知怎的,忽而又想起了昨儿在电梯里见到的那个男人

    她真的丧失了爱一个人的能力吗?

    到底是不会爱了,还是根本不爱?

    “你呀!就是死心眼,以后被别人抢走了,你可别后悔啊!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安安生生在家当个老姑娘呗!”

    “真拿你没办法!赶紧的,去洗个澡睡觉了,明天还得上班呢!今儿晚上可别再去捉鬼了,不然你那黑眼圈可没法见人了!”

    “是!知道了!”

    暮楚想,过了今儿之后,他们应该不会再撮合自己与苏祁了。

    她终于可以松口气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去睡了!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

    暮楚先去女儿的房间接受了她的一番审问,之后才托着疲惫的身子回了自己房间,卸妆,洗澡,睡觉。

    当身子落到床上,陷进被子里去之后,暮楚才终于有了一种解脱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一天,总算是熬过去了。

    清晨——

    暮楚一边盘着头发,一边疾步往酒店大堂走着。

    酒店总经理这会儿已经在前台等着她了。

    “经理!”

    她忙恭敬地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赶紧的,去更衣室把制服换了,注意一下仪容仪表,去顶楼的总统套房跟客人报道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暮楚其实还挺意外地,能让他们总经理这么紧张,看来顶楼是住进了一位非常了不得的贵宾啊!

    如是想来,暮楚更加谨慎了些。

    暮楚从经理手中领过客人资料,总经理却仍是不忘叮咛她,“这位客人可非同小可,你得慎重再慎重,明白吗?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暮楚点头。

    翻了翻手中的资料,上面并没有客人的名字,亦没有照片,有的全是些注意事项。

    “赶紧去吧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暮楚去了更衣室换衣服。

    她把资料摊开,竖着靠在柜门上,一边脱衣服,一边阅读着客人给她的注意事项。

    “第一,在没有经过允许的情况下,不得擅自持卡入房。”

    这是理所应当的。

    “第二,不得聒噪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第三,当与之保持适当距离,未经允许,不得靠近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读到这条,暮楚实在忍不住嗤笑出声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人可有意思了,再怎么样,自恋也该有个度了吧?保持适当距离?敢情他以为所有的女人见到他之后都会主动投怀送抱?真当自己是潘安再世啊?”

    “楚楚,楚楚,你是不是在说顶楼新来的客人啊?”

    忽而,身后一颗古灵精怪的脑袋探了过来,是暮楚的同事,李爽。

    人如其名,一枚性格爽快的妹纸。

    “对!你知道他?”

    暮楚回头去看她。

    “当然知道了!”

    李爽一脸花痴模样凑近了过来,夸张的说道:“昨儿晚上住进来的时候,我有幸进了他一面!”

    “有幸?”

    这个词语用得可就巧妙了!那个男人真的这么高贵?

    “可不是!你不知道他排场有多大!昨儿咱们酒店所有的高层几乎全部都到场了,就为了迎接他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这可还真是闻所未闻了!

    看来真是个不得了的大人物了!

    “哪个国家的呀?看起来多大年纪?老头?刻板吗?”暮楚一边盘头发,一边像李爽打听着客人的基本情况。

    “老头?你在说笑吧?”李爽痴笑一声,“人家貌比潘安,是个超级大帅哥好不好?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还真是潘安再世?

    只可惜,暮楚早已与帅哥绝缘了!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人家真是帅得一塌糊涂!我真一点不夸张,昨儿他进咱们酒店大厅的时候,我当时就感觉一束强光朝自己照射了过来,太耀眼了!当时所有的女孩,真的,不只是我,是我们酒店所有所有在场的女孩,全都屏了一口气!我发誓,我活了二十多年,可真是头一回见着这么帅这么好看的男人!那简直就是上帝鬼斧神工的杰作啊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这话,说得也未免太夸张了吧!

    “你不信?”

    暮楚不以为然的耸耸肩。

    她认为,是李爽并没有见过真正的帅哥才会做出如此夸张的表述。

    “也对,反正你对帅哥向来没什么兴趣的。”

    暮楚点头。

    对于帅哥,她曾经的起=点太高,所以,现在的她,对‘帅’这个字眼,早已免疫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上帝也真是开一扇窗,关一扇窗啊”

    李爽一声感叹,“长得那么帅,又那么有钱,只可惜腿脚喂喂喂!楚楚姐,我话都还没说完呢!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赶时间呢,不听你在这瞎吹了,不然一会儿可真就见光死了!”暮楚在更衣室的门口,冲李爽挥了挥手,走了。

    以至于,她没有听到李爽后续的那一句感叹。

    好好儿的一个帅哥,只可惜,腿脚不便,竟是个残疾人。

    暮楚在电梯里还不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,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了之后,方才走出电梯。

    这还是她第一次上到顶层来,若她没有记错的话,顶层似乎从来没有客人居住过,今儿这位,还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她站在门口,深呼吸了口气。

    这会儿的她,竟莫名会觉得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在这工作了六年,什么样重要的大人物她没接待过呢?本没什么多余的感觉的,就听李爽在那一顿吹嘘过后,她竟还真有些忐忑起来了。

    一会儿别出了差错就行。

    “叮咚——”

    “叮咚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暮楚终于按响了门铃。

    门铃响后,她安静的站在门外等着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门开。

    入眼的竟是那日在电梯里推着楼司沉的妩媚女人。

    暮楚一惊,一瞬间,僵在门口,一动没动。

    李薇安并没有认出暮楚来,只淡淡道:“进来吧!”

    暮楚跟着她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那一刻,她能明显的感觉到,自己的心脏都已经快悬到了嗓门眼里。

    一个大胆的念头,猛地就窜进了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或许,这间房的住客,就是他!

    ——楼司沉!往下翻,还有一章
阅读一吻定情最新章节,就上看书神站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