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三章:楼主任的私生子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翌日——

    当图书馆的管理员来阅读室清扫卫生的时候,桌前的暮楚和楼司沉这才缓缓地转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管理员见着相拥而眠的两个人时,吓了一跳。“哎呀!原来里面还有人的呀!昨儿叫你们的时候。怎么不吭声呢?”

    暮楚窘得忙从楼司沉怀里跳了出来。“对不起啊,大叔,昨儿我们看书看得太入迷了。没听到你喊来着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看书看得太入迷呢?还是做坏事做得太入迷呢?

    暮楚脸颊有些微红,再看身边的楼司沉。他还一脸的睡态。神游太虚的模样,似没睡醒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看不是没听到吧?你们这些小情侣谈恋爱什么的。也太拼了!大晚上的睡这,多冷啊!”

    小情侣?谈恋爱?

    她和楼主任?

    呃

    暮楚刚想要解释来着,手却蓦地被一只大手拉住。就见身旁的楼司沉起了身来。“大叔,大晚上的关暖气,真是要出人命的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楼司沉拉过暮楚的小手。就往图书室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,等等!!”

    才走出两步。暮楚这才想起自己的论文来,又忙折回去收拾书本。楼司沉站定在原处等她。

    暮楚抱着书本小跑着赶上他,楼司沉顺手就将她怀里的书本拿了过去。“请我吃早餐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钱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楼主任,你请我吧!你是大款。”

    “各吃各的。好聚好散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小气!!

    踩着点来上班的程萱莹,不想才经过图书馆。就见楼司沉那抹熟悉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,她一脸惊喜,才预备迎上去,却哪知,下一秒,就见秦暮楚一脸笑意盈盈的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她忙闪身躲到了一旁去。

    无疑,秦暮楚脸上那抹幸福洋溢的笑,深深刺痛了她的双眼。

    她匆忙翻出手机,用最快的速度把他们俩亲密出入的照片拍了下来,而后,直接就往王绮丽的邮箱里匿名传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神外科办公室——

    “宝贝,你叫什么名字呀?”

    “我叫小尾巴!”

    “哇!你长得好可爱呀!简直就像个洋娃娃,萌萌哒”

    “谢谢姐姐!”

    “你是来找谁的呀?”

    “我是来找帅楼叔叔的!”

    所有的人听着小家伙稚嫩的声音捂着嘴笑了,“帅楼叔叔呀!他这会儿还没上班呢,你可能得等他一小会哦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!反正我也没事儿,我等他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怀里抱着个可爱的洋娃娃,坐在休息椅上的小身子往里挪了挪,安安分分的等着她的帅叔叔。

    当暮楚和楼司沉前前后后相继走进科室的时候,就见到了这样一幕。

    一群医生护士们,无论男女,正蹲在一个小朋友身前,拿着各种糖果殷勤的逗弄着她。

    而那小朋友是谁呢?

    当然是她家的宝贝小鸢尾!

    “帅叔叔!!”

    一见楼司沉,小尾巴兴奋地就从椅子上跳了下来,一头就朝他冲了过去,而后,紧紧地抱住了他的大长腿。

    那双漂亮的大眼儿却在冲着身后的她,俏皮的挤眉弄眼着。

    暮楚头都大了!

    这小丫头,还真来了!

    楼司沉似乎也没料到这小家伙会突然出现在科室里,起先是一愣,而后,忙弯身把腿边的小家伙抱进了怀里,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是想你了呀!”

    小家伙说着,冲楼司沉挤了挤眼睛,“叔叔,这位阿姨是你女朋友吗?你们俩可是一起来上班的哦!”

    她嘴里的阿姨,当然指的是她的妈妈秦暮楚小姐!

    暮楚显然没料到自己女儿居然会这么直接,且如此坑娘。

    她的话音方一落下,科室里所有人八卦的目光全数朝暮楚扫了过来,暮楚一张脸瞬时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这臭丫头!!当真是把她推到了火坑里。

    想要训她几句吧,可偏偏还不行!

    暮楚尴尬极了,连忙摆手解释:“你们别听这小丫头乱说,我们我们只是恰好在下面遇见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秦医生,你别紧张啊!我们又没说什么,你看楼主任,多淡定!”

    楼司沉仍是一脸的淡然,“半个小时后,开研讨会!所有的医生,包括实习生都必须到场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楼司沉下达完命令之后,就抱着怀里的小尾巴回了办公室去。

    暮楚却是一颗心都跟着悬了起来。

    鬼知道那小丫头会不会露了陷去!

    结果,楼司沉抱着小丫头才走,科室里的同事们就开始议论开了。

    “嘿,你们觉不觉得,刚刚那小丫头跟咱们楼主任长得还挺像的!有没有?”

    “你也觉得啊?我以为就我一个人这么觉得呢!”

    “是吧是吧?要不是知道楼主任单身,我还真怀疑这小丫头是楼主任的孩子呢!”

    “私生子也不一定啊”有人偷偷地,用非常小的声音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那一句‘私生子’刺入暮楚的耳膜中,非常刺耳。

    她不悦的皱了皱眉,“行了,有时间在这聊别人的八卦,不如赶紧腾时间整理一下会议资料吧!一会儿就要开会了!”

    听得暮楚这么一说,所有人这才作鸟兽散。

    楼司沉专用办公室里——

    小家伙娇小的身子窝在对面的转椅里,椅子太大,她的两条小短腿儿悬不下去,只能笔直的伸着。

    小手里还握着一根卡通版的棒棒糖,小舌头探出来,一下一下认真的舔着,那专注的模样,别提有多可爱了!

    “妈妈送你过来的?”

    楼司沉坐在她对面的大班椅上,问她。

    “看护阿姨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仍旧只专注的舔着手里的棒棒糖。

    倏尔,想起什么,偏了脑袋,问他:“叔叔,你还没回答小尾巴刚刚的问题呢!那个阿姨是你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是他老婆才对!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她怎么样?”

    小家伙干脆从椅子上跳了下来,趴在他的办公桌前,踮着小脚,一脸期待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楼司沉眯着眼儿,狐疑的凝着她,“怎么?又想把她介绍给我当女朋友?”

    嘿!还真是一猜即中!

    小家伙含着棒棒糖,一颗小脑袋点得如小鸡啄米似的,“我觉得她就特别不错,叔叔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小家伙一双圆溜溜的大眼儿期待的盯着他看着,等着他回答。

    “勉强,一般!”

    “哪里一般了?”小家伙一双期待的大眼儿瞬间黯下几分。

    “长相一般,性格一般,身材一般,工作能力一般!”

    但胜在,他喜欢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小家伙一颗小脑袋挫败的耷拉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来她老妈的追夫之路,可真真儿是无望了!

    她开始有些心疼起她家的楚楚了!

    暮楚被刘治新叫去给**ip25号病房的患者写处方。

    听说这名患者是因公而伤,好像是被高空坠物砸伤了脑袋。

    暮楚在病房门外礼貌的敲了三下门,这才推门走了进去,却在见到里面的探病者时,愣了一愣。

    意外,居然是那日在母亲墓碑前偶遇的仲先生!

    他西装革履,气质斐然,一看便知是上流社会有头有脸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“仲先生?”

    暮楚诧然。

    而这会儿,显然,对面的男人也认出了她来,“暮楚?”

    “是,是我!好巧,我们又见面了!”

    “是,巧!”中年男子微微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您是这位患者的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公司员工,因公而伤,作为他的上司理该来探望探望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暮楚点点头,盈盈一笑,“仲先生您放心,这位先生的手术是我们科室的楼主任亲自主刀,他的医术非常了得,相信这位先生很快就会痊愈的。”

    仲先生深意一笑,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聊着,倏尔,病房门再次被人推开,就见一席白大褂的楼司沉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说曹操,曹操就到!仲先生,这位就是我刚刚给您说的楼主任。”

    暮楚忙殷勤的给二人介绍着。

    “爸——”

    楼司沉忽然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他刚刚叫什么?

    暮楚脑子里有一秒的当机,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楼司沉刚刚叫这位仲先生爸?

    楼仲铂似瞧出了暮楚眼底的怔鄂,微笑着同她说道:“不巧,我正好是你嘴里那位医术了得的楼主任的父亲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感觉到楼司沉炙热的目光朝自己看了过来,暮楚脸颊一烫,尴尬的忙别开了脸去。

    她怎么都没料到这两人居然是父子!!

    这可真就尴尬了!

    “你们认识?”

    楼司沉问父亲楼仲铂。

    “嗯,跟她母亲正好是故人。”

    提到自己的母亲,暮楚还是不由怔了一怔。

    这楼父与自己的母亲到底是什么关系?是同楼母一样憎恨着她的母亲,还是与她恰恰相反呢?可看着那日他那样尽心尽力的祭拜母亲却也不像是仇敌啊?他们到底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“楼先生,楼主任,那你们聊,我去给患者写处方了”

    暮楚连忙找了个借口,遁了。
阅读一吻定情最新章节,就上看书神站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