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二章:替我陪着她一辈子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却忽而间,一抹颀长的黑色身影,在她身旁蹲了下来。大手摸了摸她圆溜溜的小脑袋。戳穿了老板的谎言。“小金鱼是不可能长命百岁的!小金鱼的平均寿命大约十五年左右,而且,那是呵护得极好的。普通人饲养的话,一两年都算很长了。小尾巴。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小尾巴在见到身边忽然出现的楼司沉时。她有那么一瞬的,简直不敢相信。一双乌溜溜的大眼儿瞪得有如铜铃般大,震惊的看着跟前的楼司沉,“帅医生叔叔?!”

    她惊喜的喊着。继而。一头就栽进了楼司沉的怀里去,“我以为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呢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楼司沉摸了摸她的小脑门儿。

    好些日子没见,这小东西明显清瘦了好多。

    小家伙天真的水眸里黯然了几分。“小尾巴可能随时要去天堂了”

    “瞎说!”

    楼司沉心下蓦地一沉。

    看着小家伙光光的小脑袋,楼司沉其实已经猜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小尾巴却又重新漾开了一抹天真的笑来。“好在我去之前又看见你了!”

    “小尾巴,不许胡说!你妈妈要听到你这些话。会很难受的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小尾巴知道。小尾巴不乱说,小尾巴不想妈妈不开心”小尾巴的眼眶微微有些泛红。

    “乖。”

    楼司沉把小家伙揽入怀里。又四处瞧了瞧,“妈妈呢?你不会又一个人出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妈妈忙着呢!我让阿姨带我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说着。伸手往店外指了指,就见一名医院的看护正站在那打电话。

    楼司沉点了点头,知道不是她一个人出来的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你买小金鱼干嘛呀?”

    楼司沉问小尾巴。

    小尾巴眨巴着天真的大眼儿问楼司沉,“叔叔,你刚刚说小金鱼不会长命百岁?”

    “对!小金鱼是不可能长命百岁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”

    小东西的眼睛里流露出几丝遗憾来,又问楼司沉:“那这世上有什么动物是长命百岁的呢?”

    楼司沉认真想了想,“乌龟。”

    “乌龟?”

    “对!小乌龟,长命百岁!”

    小家伙眼睛顿时亮了起来,“那小乌龟活得会比人还久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!我就要小乌龟!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告诉我呢,你为什么要小动作长命百岁呢?”楼司沉实在有些好奇小家伙的思维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买来送给我妈妈的。最近小尾巴身体不好,妈妈总是偷偷背着我哭,小尾巴知道,妈妈是怕我以后不能再陪着她了,我不想看见妈妈掉眼泪,所以,以后要万一小尾巴真的不能陪在妈妈身边了,我就让小乌龟代替小尾巴陪在妈妈身边!小乌龟可以长命百岁,它可以一辈子都陪着妈妈,妈妈看见小乌龟就像看见了小尾巴一样,那样妈妈就不会再伤心难过了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楼司沉一个大男人,却在听到跟前小女孩这番天真懵懂的话时,心口竟没来由的一疼。

    大概,这世上最戳人心的话,就是小孩最无邪的话。

    这一句一句的,若被她母亲听了去,得多么悲伤!每一句话,都会如同刀刃般扎在她母亲的心口上吧!

    傻孩子!!别说一个小乌龟了,就算再来一个孩子,也永远无法替代她在她母亲心中的位置和情感啊!

    可楼司沉又怎舍得把现实告诉她呢?

    “那叔叔陪你挑小乌龟吧!”

    “好啊!我要两只小乌龟,那样他们有个伴,就不会太寂寞了!”

    “ok!”

    没一会儿,楼司沉就替小家伙把小乌龟给挑好了,一公一母,刚好成双成对。

    楼司沉领着小家伙去付款的时候,老板看着小家伙光溜溜的小脑袋,笑着同楼司沉打趣道:“这好端端的,干嘛跟你女儿剃个小光头啊,我还以为是个小男孩呢!”

    楼司沉对于老板的问话,有些不悦,没回他的话,倒是小家伙还仰着颗脑袋,一脸懵懂的回答道:“叔叔,我这是生病了才剃小光头的!我爸爸也跟我一样,剃成了大光头哩!超可爱的!”

    老板闻言一愣,又看了眼对面沉着峻脸,但头发还在的楼司沉,尴尬一笑,“呵呵,我看你们俩长得挺像的,我以为你就是她爸爸呢!不好意思啊,我不知道这小朋友生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!”

    小家伙像个小天使似得,咧着小嘴儿天真的笑着,一双可爱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,光溜溜的小脑袋还一晃一晃的,无邪的小模样真是美好而又萌萌哒!

    老板看着她这副小天使的面孔,想着刚刚自己还欺她,一下子更是惭愧得有些无地自容了。

    “小朋友,叔叔给你打个九折吧!”

    “好的呀!”小家伙笑着,用小奶音说道:“谢谢叔叔!”

    小家伙说着,就从自己的小兜儿里掏了个小小的猪形状的存钱罐搁在收银台上,“叔叔,九折后一共是多少钱啊?”

    “九折后是五百七十块。”

    “五百七十块是多少呀?”

    小家伙显然不懂数学,一脸懵懵的看着身边的楼司沉。

    楼司沉有些好笑,从钱夹里抽了张黑卡出来,递给老板,“直接刷卡吧!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“叔叔,我有钱的!”小家伙见楼司沉要替自己付款,有些急了,她捧着那个小小的存钱罐,仰着小脑袋冲楼司沉道:“你瞧,这小猪肚子里都已经被塞得满满的了!肯定够五百七十块的!”

    楼司沉在小家伙跟前蹲了下来,点了点她怀里的‘小猪’,问她道:“你喜不喜欢这个小猪?”

    “喜欢啦!当然喜欢!这是妈妈送给小尾巴的生日礼物!”

    “可是,你知不知道,如果你想把里面的钱拿出来的话,你就得把这个小猪的肚子敲碎,一敲碎,那这个小猪可就没有了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小家伙听着,吓得忙把小猪抱在怀里,紧了又紧。

    脸上的小表情顿时纠结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想要买小乌龟,可是,她又舍不得怀里的小猪,这可怎么办呢?!

    这会儿,老板已经刷完了卡,把卡又重新还给了楼司沉。

    “好了,叔叔已经替你把钱付了,就当叔叔送给你和妈妈的礼物,好不好?”楼司沉试着跟小家伙商量,他也不希望让她有心理负担。

    小家伙歪着小脑袋,认真的思忖了几秒,而后,把怀里的小猪冲楼司沉一递,“叔叔,我把小猪送给你吧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楼司沉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小家伙弯着眉眼笑了起来,“我们就当交换礼物呀!这样你一看到这只小猪就能想起小尾巴了,就不怕叔叔会把小尾巴忘记了!对不对?”

    楼司沉微微挑了挑眉梢,想了想后,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他应了,伸手,把小家伙的宝贝小猪拿了过来,“叔叔答应你,一定把小猪保管得好好地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!”小家伙满意的弯着水汪汪的大眼儿笑了,而后,盯着楼司沉那张俊美无俦的脸,又‘咯咯’笑了起来,“又见到叔叔了,小尾巴感觉在做梦一样!”

    “小傻瓜!”

    楼司沉一把将小家伙单手托抱了起来,另一只手里握着小家伙送他的存钱罐小猪,而他怀里的小尾巴则拎着那两只小小的小乌龟。

    两人心满意足的从水族馆里走了出来,这会儿外面的看护也已经打完了电话,一见他们出来,她连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楼主任?”

    看护一见抱着小家伙出来的人居然是他们医院的风云人物楼司沉,她惊了一下,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楼司沉自然是不认识她的,在这之前,他们之间并没有打过任何的照面,可他这张颠倒众生的绝美面庞,以及他的名字却一直出现在她们医生的言谈里,从未停歇过。

    他楼司沉就是传说中如神祗般存在的人物,是每个女孩都向往的男神,谁人又不认识呢?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楼司沉礼貌的同看护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楼主任,你认识小尾巴?”看护颇为意外。

    “对!我们很早之前就认识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”

    看护在楼司沉面前紧张得有些不知该如何自处才好,脸颊更是红彤彤的,一时间甚至连话都不知该说些什么好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实在太有魅力了!

    哪怕就是这样简单地聊聊天,都仿佛是要被他虏获了心魂去一般!

    而且,于他而言,就是那么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是一身的从容淡定,而身边的女孩却早已因他心花怒放,更甚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楼司沉抱着小尾巴,与看护并肩往他的车前走了去,他问看护:“小尾巴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落在小家伙光秃秃的头顶上。

    小尾巴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小脑袋,“叔叔,我这是做化疗做的,头发就掉光光了!”

    楼司沉有些欣慰,好在小家伙很乐观,没有被病痛折磨得失了笑容。

    这或许跟她的母亲也有关系吧!没有一个有爱的母亲,是教不出这么天真乐观的孩子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病啊?需要做化疗。”楼司沉问看护。

    “噬血细胞综合症。”

    楼司沉闻言一怔,面上的神情有一秒的凝固。

    噬血细胞综合症,一个发病率低,却死亡率极高的病症。

    关于更新数量和更新时间,留言区第一条置顶留言都有说明哇!着急的亲们可以了解下,么么哒
阅读一吻定情最新章节,就上看书神站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