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五章:被人缠了一整晚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她有些好笑,靠在门板上,眯着媚眸。睇着对面脸色阴沉的楼司沉。失笑道:“楼主任。亏你还是医生呢!我要真经期跟人家那什么了,还需要吃药吗?那可是真正的安全期!”

    楼司沉还真把这个常识性问题给忘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好好儿的,买那药干什么呀?”

    楼司沉敛眉问她。但语气明显较于刚刚已经缓和了不少,脸上的郁色也不知什么时候悄然褪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问我?!”

    说起这事儿。暮楚就来气。她没好气的瞪了眼楼司沉,“你不是说你兄弟靠谱吗?靠谱个鬼啊!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楼司沉敛了敛眉心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暮楚扬了扬手里的避孕药。“你觉得这还能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楼司沉眯了眯深眸,“老四把你朋友睡了?”

    “不然我能来买这药?”暮楚生气的咬了咬下唇,“亏你昨儿晚上还跟我保证来着!我看。你们俩就是同流合污。指不定昨儿晚上一早算计好的!”

    楼司沉伸手掐了暮楚的颊腮一把,“东西可以乱吃,但话不能乱讲!我要有心同流合污。你早被我按在床上睡过十遍百遍了!不然你到现在还能安然无恙的来月经?”

    “臭流氓!”

    暮楚红着脸骂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不过,最后一句话。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走了!”

    楼司沉拉开门,迈开长腿。出了休息室。

    暮楚慌忙追了上去,“喂!你刚刚最后那句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什么叫‘还能安然无恙的来月经’?

    “就字面上的意思。自行理会!”

    楼司沉挑了挑眉,双手往白大褂里一兜。快步就往前去了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自行理会个头!

    暮楚没再追上去了。

    她以最快的速度回了科室,送了药给陆蓉颜。

    陆蓉颜没敢多做半点耽搁。赶忙就着水把药吞了。

    想想,现在她可刚好是危险期呢!要不是暮楚提醒她,指不定自己还真就中招了!

    “楚楚,你可真是我的救星!”

    陆蓉颜夸张的伸手抱了抱暮楚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下次注意点!走了,查房去。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!”

    “你身体没什么不适吧?”

    暮楚还是关切的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陆蓉颜脸颊一红,“还好,还好”

    就某些地方稍微有点疼而已,不过还能忍,并不影响工作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!走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,抱着检查表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才走至门口,却不想,就遇上了正好来上班的陆岸琰。

    显然,他已经晚点了!

    “三嫂!陆医生——”

    他倒是热情的很,远远地就跟暮楚和陆蓉颜打招呼,那张邪肆的俊脸始终挂着一抹吊儿郎当的笑。

    对于陆蓉颜,仿佛他们之间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,打起招呼来,还是那么自然而然。

    暮楚真想拿针线把他的嘴给缝起来。

    “陆医生,我都说过了,别乱叫,我不是你三嫂!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!我三哥认定的女人,那就是我三嫂!”

    你说这人无赖不无赖!

    陆岸琰把目光瞅向暮楚身后的陆蓉颜,痞邪一笑,勾了勾嘴角,“陆医生,早啊!”

    陆蓉颜扯了扯嘴角,“已经不早了!陆医生,这会儿都迟到了!”

    两个陆医生,名字偏还那么像,暮楚听得都有些头疼了。

    陆岸琰坏坏一笑,别有深意道:“昨儿晚上被人缠着干了一整晚的体力活,累得够呛,结果一下子睡过了头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这话,暮楚简直都觉得没耳朵听了。

    陆蓉颜倒是不慌不忙,从容一笑,“那陆医生你可要加强锻炼了!当医生的,身体素质不行可不成。”

    陆蓉颜说完,也不待陆岸琰答话,拉着暮楚就飞快的闪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周六,*号病房——

    “呕——”

    “呕——呕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小尾巴坐在小小的马桶上,不断地上吐下泻着。

    上面,胆汁都快吐出来了,而下面,也在不断地拉血,痛苦的眼泪更是淌个不停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暮楚除了蹲在女儿身边,给她加油打气之外,她竟帮不上她任何的忙。

    眼泪,不住在眼眶中打着转转,但暮楚强逼着自己绝对不能哭!

    这时候她若哭的时候,女儿会彻底崩溃的!

    “宝贝,会好的”

    “咱们都会好好儿的!”

    暮楚说话的声音都已经开始发抖了。

    小尾巴上次化疗之后,并发症越来越严重,如今已经伤及到了肝脏,肺腑,甚至是肠胃,上吐下泻,如何都止不住。

    她痛苦得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,只能不停地掉眼泪,那模样看在暮楚眼里,无外乎是心尖儿上被插上了千千万万把刀子,每一刀下来都几乎要了她的命。

    她可怜的小尾巴!!

    暮楚痛苦的将羸弱的小尾巴抱在自己怀里,任由着她吐自己一身,她也舍不得撒手,看着她那张白得没有半点血色的脸蛋,暮楚觉得自己几乎都快要窒息了过去。

    医生和护士匆匆从外面赶了过来,开始对小尾巴进行紧急处理。

    约莫半个小时,终于,上吐下泻渐渐有所缓解,小尾巴像是去了半条魂儿似的,羸弱的躺在暮楚的怀里,一动不动,仿佛连呼吸都快要静止了。

    暮楚也不敢动,只任由着眼泪不住的往外淌

    两只手抱着小尾巴,如何都不肯撒手,生怕自己一松手,她的宝贝小尾巴就会忽然从她的怀里消失不见!

    兜里,手机铃声在不断地响着,可暮楚却似浑然不觉一般。

    如今这会儿,她哪里还有心思听电话?

    她所有的心思,全在小尾巴身上,一时一刻都挪不开去!

    顾谨言接到通知后,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医院,见着暮楚怀里毫无生气的小尾巴,以及暮楚那张白得渗人的脸颊,他的心,狠狠地钝痛了一下,像是被人抡着铁锤重重的砸了一捶又一捶,胸口闷得让他完全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这会儿,听得刘医生轻轻开了口,他拍了拍暮楚的肩膀,劝她:“秦医生,放小尾巴到床上休息吧!她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,但需要绝对的静养,如果可以你们家属最好去外面的厅里候着,有护士在这二十四小时轮守着,有问题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床上,暮楚没动,神情木纳,眼神空洞,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医生的话一般。

    顾谨言只好走近过去,低声劝她:“楚楚,听到医生说的了吗?你先放小尾巴下来,她现在已经没事了”

    “楚楚,听话。”

    顾谨言试探性的伸手过去,要抱她怀里的小尾巴,起初,暮楚下意识的紧了紧小尾巴,不让顾谨言碰,可下一瞬,大概是反应了过来,搂着小尾巴的手稍稍松了几分。

    顾谨言把她怀里羸弱的小尾巴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尾巴又瘦了,如今窝在他怀里,已经轻得像个小纸片人,让他心疼得打紧。

    他把小尾巴轻轻放到床上,又小心翼翼的替她盖好被子,低下头去,在她光洁的小脑袋上烙了个轻吻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出去吧!”

    他揽过暮楚,往外走。

    暮楚频频回头张望,虽有不舍,但医生的话,却是不得不听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病房,在外面的小厅里候着,里面有专门的特护看守着,时刻给小尾巴记录着数据。

    暮楚站在病房门外,透过玻璃窗,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病房里的小尾巴,她这一站就是近三个小时,几乎是一动没动,俨然像尊定格在那里的雕像。

    无论顾谨言如何相劝,她就是不肯走,直到最后她实在有些站不住脚了,差点直接昏了过去,好在顾谨言眼疾手快,一步冲上前去,双手接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楚楚,楚楚?你别吓我!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”

    暮楚慢慢的清醒了过来,脸色白得有些吓人。

    头,还有些昏昏沉沉的,晕得厉害,她揉了揉太阳穴,“可能就是有点低血糖。”

    正当这会儿,刘医生从外面走了进来,一见暮楚这样,他忙劝道:“秦医生,小尾巴现在是关键时刻,所以你的身体可不能出现任何差池,她还需要你的照顾呢!”

    刘医生说着,抬手看了看手上的腕表,“这都快一点了,你们还没吃饭的吧?顾先生,你带秦医生出去吃饭吧,吃点好吃的,多补补!往后忙的日子还长着呢!你要不把身体养好,到时候可真就没精力好好照顾小尾巴了!这种时候,糟蹋自己身体可不成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这会真的什么都吃不下!”

    暮楚惨白着脸,摇摇头,“我还是留在这陪着小尾巴吧!”

    “行了,这有我和特护守着呢,你就放心去吃饭吧!”刘医生耐心劝着暮楚,“再怎么吃不下,也必须得吃点,听我的!你每天这么下去可不是办法,到时候小尾巴没事,你反而病了!你这不是让小尾巴和身边的人更增几分担忧吗?你瞧瞧顾先生,每天这么守着你和小尾巴也挺不容易的,照顾完了小尾巴还得这么苦口婆心的劝你,担心你,你还好意思不吃东西吗?”
阅读一吻定情最新章节,就上看书神站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