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:再生个孩子

背色: 字体: 字号: 字色:

    “少主”

    薛秉透过后视镜看了眼车后座的楼司沉。

    他深刻凌厉的轮廓,始终冷着,寻不出半点多余的情绪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理她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”

    “再可是。你就给我滚下去!”

    楼司沉冷锐的眸仁警告性的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显然。他们家少主怒了。

    薛秉哪里还敢为他们家少奶奶多说一句话?

    楼司沉面色惨白。头靠在椅背上,闭目养神着,仿佛刚刚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。

    薛秉其实知道缘由。

    自从前些日子。他们家少主身上的枪伤感染后便一直恶化,不省人事的在病床上躺了近半月时间。到如今又出现了一系列的并发症。情况并不怎么乐观,他大概是不愿被少奶奶见到他这副模样吧!

    何苦呢!

    薛秉不由低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打电话给林秘书。”

    忽而。后座上的楼司沉淡淡的开了口。

    深眸睁开,湛黑的眸底里,色泽略显浑浊。

    目光落在后视镜里。那抹狼狈的娇影之上。

    剑眉。拧成了一个深深地‘川’字。

    “让她送把伞过来,另外,安排司机送她回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薛秉没敢多做耽搁。赶忙拨通了林秘书的电话。

    暮楚到底没有追上他的车。

    雨雾里,她浑身浸湿。只能眼睁睁的望着那辆黑色的车影消失在了车流的尽头。

    泪水如断线的珍珠一般,不断地从眼眶中涌出来。混合着冰凉的雨水,冲刷着她苍白的面颊。

    暮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掉眼泪。是为了她可怜的小尾巴?还是因为她怕,她怕错过这一次。他们之间可能真的就再也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!

    “楼司沉————”

    暮楚不甘心的冲着车流里喊着。

    即使,明知道他听不到。

    即使。明知道他不会再为自己把车停下。

    “滴滴滴——”

    身后,响起其他车主的抗议声,甚至还有人放下车窗探出脑袋来骂她:“站路中间,不要命了!想死也别害别人!”

    暮楚想死吗?

    她当然不想死!她若死了,她的宝贝怎么办?她的小尾巴还在医院里乖乖等着她呢!

    暮楚抹了把脸上的泪,转身欲走,却倏尔,一把雨伞朝她罩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楼主任——”

    暮楚惊喜,破涕为笑。

    然,一回头,对上的却是林秘书那张脸。

    暮楚欣喜的眼神,瞬间黯然了下来。

    林秘书颇为抱歉,“秦小姐,对不起,是不是让您失望了?”

    暮楚牵强的扯了扯嘴角,摇摇头,“没,不用跟我说对不起,是我想太多了。你怎么会过来这里?”

    林秘书如实回她:“刚刚先生给我打电话,让我给您送伞来,另外,还安排了司机送您回去。上车吧!”

    林秘书说着,已经为她打开了旁边的车门。

    暮楚微微怔了一怔,好半晌,站在原地,一动没动,目光望着宾利车消失的方向,神色还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林秘书轻叹了口气,“秦小姐,上车吧!”

    暮楚这才后知后觉的回了神过来,犹豫了小片刻后,坐上了车去。

    林秘书也跟着坐进了副驾驶座。

    阖上车门,她回头冲后座的暮楚道:“秦小姐,您这一身全湿了,要不我们先回酒店,洗个澡换身干衣服再送您回家吧,不然您这样准得感冒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暮楚摇头,目光呆滞,“直接送我回医院吧!”

    “现在回医院?今儿不是周末吗?”林秘书好奇的多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加班。”

    暮楚随便找了个借口,便不再说话,只把目光投向了窗外去。

    林秘书看了眼情绪落寞的暮楚,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秦小姐,其实先生还是挺关心您的,虽然他嘴上不说,但我们都看得出来”

    暮楚收回落在窗外的视线,看向林秘书,牵强的冲她挤出一丝笑来,摇摇头道:“其实我跟你们家先生并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,我们之间谈不上什么关心不关心,我们又不是情侣”

    暮楚说这话的时候,明显感觉到自己心口狠狠地揪疼了一下。

    情侣

    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!

    现在她哪里有资格跟他做情侣?

    “可我知道先生很喜欢你!”林秘书说得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暮楚怔了一怔,神情恍惚了一下,瞳孔收缩,竟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他说的?”

    “这那倒不是,先生这么闷骚的一个人,怎么可能会把‘喜欢’二字挂在嘴边呢?可是,就算他不说,我们也能感觉得到啊!我跟着先生这么久,还从来没有见他带过任何女孩回来过夜,而你是唯一的一个!这还不足以说明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这足以说明什么问题呢?

    暮楚只觉鼻头酸酸涨涨的,有种想哭的冲动,她冲窗外自嘲一笑:“大概是他身边所有的女孩,只有我一个人最厚脸皮,最不知检点吧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这番话让林秘书听得直接哑口无言,半晌,她才又道:“秦小姐,平日里向先生投怀送抱的女孩儿可不少,要真论厚脸皮,那你可还真排不上号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暮楚抹了把脸颊上的泪痕,“平日里那些女孩都怎么向他投怀送抱的呀?”

    “这”

    林秘书倒有些不好意思说了,“女人跟男人之间嘛,还不就那些事儿!但每次先生都表现得非常镇定,完全是临危不乱,当然,脸色也是相当难看的,不像对您那样。说实话,我从来没有见过先生对谁像对您这样和颜悦色,先生平日里都不怎么笑的,可跟您在一起的时候就完全像是变了个人,他会时常把笑挂在嘴边儿,我第一次见到的时候,还简直不敢相信呢!非常意外,原来冷酷如斯的先生竟然也是会笑的!秦小姐,你说这都不是喜欢的话,那这算什么呢?”

    暮楚汲水的眼眶里还染着一层受伤,目光怔怔的望向窗外的车水马龙,就听她自言自语般的呢喃着:“如果他真的喜欢我的话,这些日子又何必一直避着我?刚刚我追他,他明明都已经见到我了,为什么却偏是不肯停下车来呢?难道我真的就那么让他生厌?”

    暮楚低声问着自己。

    当然,没有答案。

    只有砸在车窗上的阵阵雨声,“噼里啪啦”的响着

    暮楚才到医院,都还没来得及回自己的科室把湿衣服换下,就接到了小尾巴主治医生的电话。

    暮楚哪里敢耽搁半分,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血液科,径直去了主治医生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秦医生,坐。”

    主治医生姓刘,在得知暮楚是医院同事之后,待她倒是亲近不少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刘医生,你这么急着找我过来,是小尾巴那边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你先别担心,小尾巴的病情暂时控制得不错,我叫你来是想跟你谈谈骨髓配型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!”

    暮楚闻言,心里端着的大石这才稍稍落了地。

    她拾了把椅子,在刘医生跟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这几天我用血库里所有的血,包括我们所有医生的血库,全部给小尾巴做了配型,但是很遗憾,没有一个是配型成功的。”

    暮楚闻言,面色陡然刷白,“你是说,我的也配不上吗?”

    刘医生摇头,“没有成功。”

    暮楚忽而想到什么,问刘医生,“刘医生,我们医院的血库有我们所有医生的血?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一定,但多数都是有的。没有的,我也已经让实习生们去采集了,多一个人也就多一份希望吧!”

    “刘医生,实在太谢谢你了!我想看一下我们神外科的血库资料,成吗?”

    “行,这都有呢!”

    刘医生说着,就递了份资料表给暮楚,“你们神外科的血库算是最齐全的,好像都在吧!”

    暮楚迫不及待的翻开来,就用手指一个名字一个名字的往下细致的搜寻起来。

    她在找‘楼司沉’三个字!

    她在心里不断地祈祷着,祈祷着这三个字千千万万不要出现在这份资料表上!

    因为,这是她和小尾巴如今最后的一丝希望了

    然而,事实往往都是残酷的,当‘楼司沉’三个字印入暮楚眼帘的时候,那一刻,她只觉当头棒喝,脑仁里登时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他的名字在,就证明,他的骨髓与小尾巴的也同样配对失败!

    而她心里最后的一丝期待也彻底落了空。

    见暮楚面色惨白,神情呆滞,刘医生赶忙出言安抚她:“秦医生,这只是我们医院的配型结果罢了,咱们还有这么多家医院呢,还有的是希望!再者,就算我们真的没有找到适合的骨髓,我们还有其他法子呢!”

    “其他法子?难道我们还有比移植骨髓更好的办法吗?”暮楚黯然的眸色瞬间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。你和孩子爸爸再给小尾巴添个弟弟或者妹妹,用他们脐带血可以取代骨髓移植,并且这个方法比骨髓移植更简单,更安全可靠,而且还很少出现组织抗原反应和排斥现象,移植后的排斥性会比骨髓移植低百分之六十!同胞脐带血在配型上几率也远远高于骨髓配型,所以我认为这个方法会是最佳救治方案,你们做父母的可以考虑考虑。”
阅读一吻定情最新章节,就上看书神站!
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